淡淡猫耳

两个小傻子睡钢琴上也不怕翻身掉下来

源氏兄弟有毒。。。练个级就他俩飘花,其他人都红了。

阴阳师碎碎念(2)〈退坑未成功,革命还需努力〉

总的来说,还是没有放下那一寮的式神。
可能第二天我就退了坑打脸,也有可能再赖一段时间。
第一次见鸟姐大概是百鬼夜行,不小心打中后有了苗,然后因为正好没有这个式神在寮里祈愿,当时大概只是想随便练练,但绝对不会想到这会是寮里第一个六星。
那时群攻的主力还是红叶,上了二段后一速开始跟不上,努力提高一速的同时也发现,输出不够。
那时我就想要一只大狗子,这也曾一度成为我的夙愿,后来真被削成狗后抽到了狗子,发现自己已经不需要他了。
这大概就是淡圈吧?大概是。
总之鸟姐成为了我的主力,我也开始放弃红叶,练起了老爷爷和椒图,逐渐稳在四段后,阴阳师发生了变化。
石距出现,兔子大暴走,那时开始我开始重视一速,放弃了以前的肉队,甚至把练好的老爷爷当了狗粮,御魂也成为了鸟姐的狗粮。
我挺后悔的,所以又出老爷爷后我养了起来,不过不是五星了,只是个四星老爷爷。
那时的我一度以为一波流可以一直让我稳下去,然后到六段,七段,甚至八段闯一闯,当然不是很肝的我本来就是把这当成了一种梦想而不是目标,只不过六段还是可行的。
然后独眼小僧和镜姬童男地藏桃花队打破了我的想法。
我回到了二段。
那天晚上输了几盘我不记得了,只知道不是很玻璃心的自己难受了一个晚上,有种全世界都抛弃了你的感觉。
然后我也练起了独眼小僧,可惜我总是慢一拍,新式神一目连出了。
虽然我也有一目连了,但由于我个人对输出高节奏快的追求让我放弃练他,同时也放弃了小僧。
后来御札系统出了,换了个妖刀姐姐回家,也算是为全辅助的寮增了个输出,然后她就被削了。。。
郁闷的事其实挺多的,但总感觉看到这些式神我就会有种安心的感觉,不想放弃,不想卖号,如今身份证也绑定了,卖号也不可能了,不想这些了,总之谢谢阴阳师。
谢谢平安京。

感觉最近又胖了,果然喂的太多了吗

阴阳师碎碎念(1)(即使没人看还是想写写的执念)

大概是退坑前想说的一些话?(ー△ー;)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游戏退坑前突然想写些什么,总之虽然不知道会写多少,开始吧。
接触阴阳师是去年9月初,2号还是3号不记得了,但只记得当时剑三亲友突然都不上线了,赌气卸了剑三然后就看到了阴阳师开服的预约短信,。如果告诉那时的我,半年后你还在玩这个手游大概我是不会信的。
一开始玩这个游戏时什么也没想,就只是想要 输出想要厉害的式神,ssr最强之类的,然后我遇到了我第一只ssr青行灯,然后是小鹿。但我第一个想说的式神还是跳跳弟弟,为什么呢?因为他是我第一张蓝票出的,四星式神。
蝠翼跳弟,网切红叶,狰萤草是我最开始打斗技的阵容。不知不觉就上了二段,而当时因为只养了三只式神的缘故,就只能止步二段了。跳弟在当时的我看来几乎是战神的存在,挨打会变强,自己奶自己之类的。然后在我30级的时候他成了吸血姬升五的材料。
跳跳弟弟是我开荒时期一直陪伴我的式神,每一次点进游戏第一时间就是看看跳跳弟弟御魂能不能强化或者什么,或许那时的时光是我对阴阳师感情最深的时候吧。现在呢,红叶大概已经看了半年仓库了,萤草停在了四星,跳跳弟弟成了吸血姬的一部分。阴阳师这个游戏我之所以会玩这么久大概就和这些式神有关吧,就像每天晚上有人在等你回家一样。
前段时间,一个小新人问我“我觉得跳跳弟弟好好用,我养他该怎么养?”他问这个的时候我就愣住了,下意识的回答了蝠翼,现在想想,会写这种碎碎念大概也是因为这件事吧。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是去想如何养式神,而是怎么让他们变强上段,目地不再是那么单纯,变成了竞技性极强的观念呢?是不是从我把跳跳弟弟融了的时候?
我再一次抽到了跳弟,然后莫名上了锁。
(大概是tbc?关于跳弟的故事就结束在这里吧。)